【时评】彭斯的橄榄枝会不会是一把伪装的刀子

国际新闻 浏览(698)

?

最近,抗议和示威在世界各地激增,频率和强度都在增加。例如,在伦敦的“反灭绝”运动中,抗议者占领了机场,爬上了火车车顶。西方媒体称这些做法为“香港风格的职业”和“疯狂的时尚”。

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对地铁票价上涨的抗议已经进入第六天。在一个有600万人口的城市,政府不得不部署10,000多名军官和警察。死亡人数已经上升到19人,但仍然无法阻止全国范围内的蔓延。天生乐观的拉丁美洲人对智利目前的局势不能乐观。

伊拉克、黎巴嫩和厄瓜多尔最近也因各种生计问题而陷入混乱。然而,西班牙加泰罗尼亚首府巴塞罗那引发了数十万人的抗议,因为法院分别判处两年前举行独立公投的9名地区领导人9至13年监禁。他们高呼“让我们再次成为香港人”的口号,让许多香港年轻人得意忘形,认为“他们为世界树立了一个对抗的榜样”

10月24日晚,数千名香港青年聚集在遮打公园举行集会支持加泰罗尼亚,呼应中国驻巴塞罗那领事馆前的“香港团结”运动。

世界上有很多集会可以支持,但是香港的年轻人特别喜欢加泰罗尼亚。重要的原因是加泰罗尼亚示威的原因与香港有内在的共性,即要求独立。香港长达138天的动荡表面上是对特区政府和行政长官不满,但实际上是针对中央政府的。中资企业和内地人已成为主要目标。它追求香港自决、独立或半独立的意图是显而易见的。

西班牙对“加拿大独立”的严厉镇压让香港的一些人感到“兔子死了很痛苦”。所以他们用“反对警察虐待和暴力”的口号伪装自己,挤在一起取暖。在过去的两天里,美国政府的第二号和第三号人物伯恩斯和佩洛西相继就香港问题发表声明。发言人佩洛西展示了她在香港会见头目的照片,称她对香港的非暴力示威活动感到鼓舞。当副总统伯恩斯10月24日在威尔逊中心发表演讲时,数百万美国人对香港的示威者表示钦佩,称他们与他们站在一起,并呼吁示威者“继续以非暴力方式战斗”。伯恩斯还批评美国篮球协会和耐克公司在支持香港民主运动时“失去了良知”。

老实说,香港示威者的这些把戏,其实不是香港人的发明。如果说有什么“香港模板”,那就是“综合创新”。举例来说,在香港这个弹丸之地,世界各地所采用的方法,例如占领机场、组织人链、罢工、堵车等,已被广泛应用。从这个意义上说,强调“香港特色”也是可以普遍确立的。

当然,香港的特色远不止这些。例如,由一个主题引起的混乱的持续时间也可以包括在世界混乱列表中。与世界各地军警对非法示威的果断打击相比,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在对待示威者方面表现出更人道的一面。就连伯恩斯也不得不承认,“它在处理香港示威时表现出了一定的克制”。由于“一国两制”的原因和香港本身的外部特点,政府很难扑灭这场“大火”。与世界各地的精确攻击相比,这里的警察被定义为世界上最文明的警察。

就对暴力的态度而言,除了误导和美化西方公众舆论之外,还有“时间之窗”来打击暴力的初始阶段和扼杀暴力的初期阶段。此外,香港还有制度、制度、社会和团体对暴力的纵容和宽恕。

以香港发行记者证为例,管理者的误解是将发行统一记者证与违反新闻自由原则联系起来。即使在"世界之都"纽约,这张记者证也是由消防局和警察局联合发行的。然而,没有人指责纽约侵犯了新闻自由。相反,在危险的情况下,记者证已经成为记者安全和获得法律采访权利的护身符。然而,这里的好人和坏人已经失去了新闻工作的严肃性,为虚假新闻的传播提供了肥沃的土壤。

伯恩斯2018年10月4日在哈德森研究所的演讲被称为《新冷战宣言》,而昨天的演讲似乎比去年的要克制一些。然而,伯恩斯声称贸易协定再次与香港问题挂钩,特朗普的老调无法改变美国人固有的傲慢和偏见。在香港问题上,伯恩斯所做的与其说是向中国伸出橄榄枝,不如说是在背后捅刀子,试图为香港暴力的持续增加新的动力。

西方舆论认为,“驳斥中美脱钩论”是伯恩斯演讲的亮点之一,但作者注意到他的声明没有赢得观众的掌声。毕竟,我们看到的更多是美国学生赴中国签证的收紧、对中国科技公司的逐步打击、对中国各种制裁的频繁释放以及众多悬而未决的反华法案,这些都让人们有理由相信伯恩斯所说的与实际政策之间存在巨大差距。美国的这种政策对两国关系造成的损害已经进入我们的身体,用几句话来说,烧伤是无法相信或纠正的。

接下来,共和党领导的参议院将以何种方式审查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这将考验中美关系。美国是继续站在暴力一边,还是站在香港繁荣稳定的基石一边,也考验了特朗普对共和党的内部控制。一些公众意见认为,伯恩斯在香港问题上的强硬立场是向共和党议员发出的信号,即你想表达的观点已经反映在政府的立场中。其次,在考虑与香港有关的条例草案时,没有必要跟随民主党。

我们不妨拭目以待,看看这是多么可信,或者是对中美关系的一种解释。但是有一点。美国着名中国问题专家、中美外交关系谈判首席翻译傅利民前天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暴力示威者不应受到外国的同情。他没有扞卫“港人治港”的原则,而是导致“港人治港”。这句话可能是对美国的警告。同情香港的暴力只会让它像病毒一样向世界输出更多的暴力。美国在香港的巨大经济和政治利益最终将在暴力洪流中跌入灭亡的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