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鲁克的愿景、使命与目标(经典)

国际新闻 浏览(662)

03: 23: 03说得很好

真正决定管理成功或管理失败的是经理的愿景,重点和诚信。 - 彼得德鲁克

公司的成功不是公司的成功,而是管理的成功。企业的失败不是企业的失败,而是企业的失败。

经理的模式决定了他或她的愿景,经理的重点决定了结果,经理的诚信决定了他或她的领导。 “领导者唯一正确的定义是拥有粉丝的人。”模式越大,视野越野心,关注度越高,关注度越高,结果越明显。人越诚实,他们就越有领导力。

一个人的性格,愿景和注意力决定了他是否有追随者。

德鲁克先生是一位有远见和使命的人。他有一张大局和一个伟大的愿景。他“站在2万米的高度看管理层。”尽管它的高度很高,但他的想法很有根据,可以在特定的组织中实施。正因为如此,他拥有大量粉丝。

在企业管理中,员工不是认识人,而认识公司的愿景和使命。领导者不能依赖魅力。它的魅力所吸引的是“粉丝”,而不是追随者。没有任务,只有个人魅力可以让人跟随,但绝对不会跟随世界。明星们希望保持他们的“魅力”,因为他们知道球迷的浮躁和变幻无常。

真正的领导者不需要魅力,而是需要一个愿景。

德鲁克的愿景:让每个人都拥有“地位和功能”。这一愿景的目的是保持人性的最终价值:自由和平等。

德鲁克的使命:建立一个功能性社会或“一个运作良好的社会或可以容忍的社会”。换句话说,他的使命是:“帮助拯救社会。” (《Drucker & Me》pg151)

德鲁克的目标是:通过建立一个健康的组织来实现“功能社会”。

加强组织,加强社会。 (同上)

任何愿景都必须有一种画面感:

当这件事情完成后,它就是一个场景。发展愿景需要想象力,理解愿景也需要想象力。

“站在2万米高处”看到了企业的管理,也回归现实。管理者的“现实”是组织。组织包括企业,学校,医院,政府,军队等。这里我们只以企业为例。虽然用公司来说话,但你不能忘记“管理不是企业管理,而是所有组织的管理”。

“企业是一个微型社会”:

在企业中,所谓的“身份和功能”对应于让每个员工“在企业中有尊严和体面的工作。员工在企业中没有尊严,但只有机器的一部分,像一个部分一样生活,在任何时候,它都可以像螺丝一样被替换。他没有尊严,是非自愿的,不是免费的,并且可能随时失去工作。

对于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来说,工作既是经济学的源泉,又是身份的象征。失去工作一段时间不会成为经济灾难。在三个月内,他不会饿死,但他将无法在三个月内找到工作。他失去了信心,认为自己是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缺乏自尊的人会给生活带来低价值。认为生活没有价值或价值低的人会伤害自己和他人。最近发生的一些报复社会的事件与“身份和功能”的丧失有关。

德鲁克的愿景与两个核心价值观密切相关:自由与平等。他一生所做的就是保持“自由与平等”的普遍价值。

自由人是创造力的基础。一个没有思想自由并且不是自由的人很难有创造力。

当今企业最需要和最缺乏的是创造力。为了让每个人都有创意,必须有一个包容的环境。能够容纳和容纳积极性很高的员工(意思是意义)。

不紊,有规章制度。没有规则,没有标准。没有订单,一切都不稳定,人们不能期待它。规则和自由是矛盾的。一个过于傲慢的人将不可避免地给订单带来麻烦。在两者之间建立动态平衡是管理的目的之一。

只有愿景没有行动,愿景才是善意。战略是将愿景变为现实的具体实施。

该战略已成为让愿景下降的具体实施目标。通过“目标导向管理”,每个人都可以在规则下获得创新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法律内的自由”。

德鲁克认为这是他的“召唤”,这是他的使命。

他一生所做的只是说“是的,先生”!

点击更多,有专家顾问带您了解如何构建企业集成协作平台,以便您的企业使命愿景得以有效实施

真正决定管理成功或管理失败的是经理的愿景,重点和诚信。 - 彼得德鲁克

公司的成功不是公司的成功,而是管理的成功。企业的失败不是企业的失败,而是企业的失败。

经理的模式决定了他或她的愿景,经理的重点决定了结果,经理的诚信决定了他或她的领导。 “领导者唯一正确的定义是拥有粉丝的人。”模式越大,视野越野心,关注度越高,关注度越高,结果越明显。人越诚实,他们就越有领导力。

一个人的性格,愿景和注意力决定了他是否有追随者。

德鲁克先生是一位有远见和使命的人。他有一张大局和一个伟大的愿景。他“站在2万米的高度看管理层。”尽管它的高度很高,但他的想法很有根据,可以在特定的组织中实施。正因为如此,他拥有大量粉丝。

在企业管理中,员工不是认识人,而认识公司的愿景和使命。领导者不能依赖魅力。它的魅力所吸引的是“粉丝”,而不是追随者。没有任务,只有个人魅力可以让人跟随,但绝对不会跟随世界。明星们希望保持他们的“魅力”,因为他们知道球迷的浮躁和变幻无常。

真正的领导者不需要魅力,而是需要一个愿景。

德鲁克的愿景:让每个人都拥有“地位和功能”。这一愿景的目的是保持人性的最终价值:自由和平等。

德鲁克的使命:建立一个功能性社会或“一个运作良好的社会或可以容忍的社会”。换句话说,他的使命是:“帮助拯救社会。” (《Drucker & Me》pg151)

德鲁克的目标是:通过建立一个健康的组织来实现“功能社会”。

加强组织,加强社会。 (同上)

任何愿景都必须有一种画面感:

当这件事情完成后,它就是一个场景。发展愿景需要想象力,理解愿景也需要想象力。

“站在2万米高处”看到了企业的管理,也回归现实。管理者的“现实”是组织。组织包括企业,学校,医院,政府,军队等。这里我们只以企业为例。虽然用公司来说话,但你不能忘记“管理不是企业管理,而是所有组织的管理”。

“企业是一个微型社会”:

在企业中,所谓的“身份和功能”对应于让每个员工“在企业中有尊严和体面的工作。员工在企业中没有尊严,但只有机器的一部分,像一个部分一样生活,在任何时候,它都可以像螺丝一样被替换。他没有尊严,是非自愿的,不是免费的,并且可能随时失去工作。

对于社会的每一个成员来说,工作既是经济学的源泉,又是身份的象征。失去工作一段时间不会成为经济灾难。在三个月内,他不会饿死,但他将无法在三个月内找到工作。他失去了信心,认为自己是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缺乏自尊的人会给生活带来低价值。认为生活没有价值或价值低的人会伤害自己和他人。最近发生的一些报复社会的事件与“身份和功能”的丧失有关。

德鲁克的愿景与两个核心价值观密切相关:自由与平等。他一生所做的就是保持“自由与平等”的普遍价值。

自由人是创造力的基础。一个没有思想自由并且不是自由的人很难有创造力。

当今企业最需要和最缺乏的是创造力。为了让每个人都有创意,必须有一个包容的环境。能够容纳和容纳积极性很高的员工(意思是意义)。

不紊,有规章制度。没有规则,没有标准。没有订单,一切都不稳定,人们不能期待它。规则和自由是矛盾的。一个过于傲慢的人将不可避免地给订单带来麻烦。在两者之间建立动态平衡是管理的目的之一。

只有愿景没有行动,愿景才是善意。战略是将愿景变为现实的具体实施。

该战略已成为让愿景下降的具体实施目标。通过“目标导向管理”,每个人都可以在规则下获得创新的自由。真正的自由是“法律内的自由”。

德鲁克认为这是他的“召唤”,这是他的使命。

他一生所做的只是说“是的,先生”!

点击更多,有专家顾问带您了解如何构建企业集成协作平台,以便您的企业使命愿景得以有效实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