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故事|这句话我记了18年

国际新闻 浏览(595)

[字体:大中小]

压力可想而知。但是,公众舆论越多,法律就越平静。在我仔细阅读了这篇论文之后,我怀疑一审判决的事实:许强的证人和被告证实,曾勇在那里后的第一句话:谁在找我?如果曾勇主动打电话给何强,他怎么会问:“谁在找我?”谁主动邀请?

但怀疑无法取代事实。面对何强静默对峙的情况,我改变了基于口头证据的事实思维:以监控录像和呼叫记录为框架,辅以对方来电者的证词。最后,确认何强被免除赌债,两次自愿打电话挑衅另一方并将另一方送到办公室。最后,法院发现何强和其他人没有受到守护现场的直升机的适当保护。在宣布案件真相后,舆论不仅平息了,而且案件也成为区分正当防卫和集会的经典案例。

事实有其自身的力量。在重大舆论案件中,我们应该关注当事人和公众的合理要求,但这种关注必须基于客观事实。当舆论沸腾时,我们应该把“政治与大局”整合到具体的司法案件中。我们必须用证据和法律来“修海”,从而实现理性法的高度统一,引导舆论。

在过去的20年里,我一直警告自己,我不能满足于那些做好事的“工匠”,也不能满足于精通商业的“大师”以及与实践接触的“专家”。在处理案件遇到困难时,尽量利用理论解决问题,促进司法实践的变革。在处理第一批海外打击电信诈骗案件时,单方面共犯理论被用来控告国内技术提供者;处理太湖西山垃圾倾倒事件,扩大了“有害物质”的识别范围;在长江口处理垃圾场的情况下,建议用经济学来估算事实,增加垃圾量的十倍以上。

回顾我的工作经验,有荣誉,但更多的是爬坡;有花,但更多的是在半夜醒来的噩梦;成就感,但更多的是恐惧和结束能力的恐惧。在处理重大和复杂案件时,当存在各种观点的冲突时,往往会有漫长的夜晚辗转反侧。但每当我想到2005年春节前王老师拿出的那块糖果时,我的思绪就更加平静了。我认为这块糖是人们在感到公平公正后形成的载体。它告诉我说,犯罪已经确立并不容易,而不是说罪行永远是无罪的,用尽最后的努力,排除最后一点怀疑,只要“如果我是起诉“,很长一段时间,它肯定会让更多人感到公平。正义。

(江苏省苏州市检察院检察委员会成员,王勇,校友/记者陆志坚,通讯员,齐海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