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现退役警察介绍处理激进示威方式 认为香港警方冷静克制

国际新闻 浏览(991)

?

目前在西方退休的警察介绍了激进示威的处理。香港警方冷静地克制了

新华社北京8月13日电新华社记者:据美国,法国,英国等国的一些现役或退役警察介绍,西方警方在处理最近的香港时,通常采取强硬而果断的立场。像激进的示威游行。执法方法尽快控制局面。

处理激进示威的经验

美国警方:果断执法,强行驱散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县警察局退休警官李明成表示,美国赋予公民言论自由权,但必须以和平方式表达。美国警方依法处理示威游行和抗议活动。不同的州法律存在细微差别,总体方法类似。

他说,如果抗议活动继续升级,警察将利用手段驱散示威者。首先,他们会口头说服他们。如果反复劝说无效,他们可以使用骑警并使用水炮,防护罩和烟雾弹等工具强行驱散。如果警察仍然无法控制局势,州和联邦政府将介入并派遣国民警卫队帮助控制局势并宣布监禁状态。一旦进入宵禁,宵禁期间无关人员可能不在外,否则将被逮捕。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得到控制。

休斯顿警察局副局长亨利戈恩说,如果我们发现任何威胁到群众或警方安全的行为,我们将立即采取行动。这是和平游行与骚乱之间的区别。如果在集会中发现罪犯,并且其他人的安全没有受到威胁,警方通常会选择在游行后逮捕他。如果情况严峻,警方的首要任务是将罪犯与其他人分开,以确保人民的安全并同时逮捕他们。

前纽约警察局副局长莫虎说,在纽约,如果有人故意拦截地铁或高速公路,他们将立即被警方逮捕。如果有人对警察采取行动,即使是用手推,警察也可以使用警棍,立即给手铐戴上手铐;如果在游行过程中有投掷砖块、瓶子甚至纵火等类似行为,造成严重后果的,可处三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警察受伤,将被视为“严重攻击”。纽约警方将在一定范围内包围示威者,不允许他们打“游击战”,设置好几个出入口。如果有人想参加游行,警察会搜查出入口处的包裹,以及任何有攻击性的物品,如雨伞和棍子。不允许带钢帽进入阅兵区。

康涅狄格州前警察局局长李长照说,在美国,小型暴力游行通常由当地警察处理,拍照取证,然后逮捕;大型暴力游行则由州警察处理,消防车负责供水。散开,示威者和群众被防暴车辆分隔开。领导或被袭击的警察当场被捕。如果规模更大,情况更严重,将派国民警卫队使用烟雾弹和催泪瓦斯弹,宣布紧急命令和宵禁。

法国警察:严阵以待

目前,持续30多周的法国“黄背心”运动已从参加者人数降至运动开始以来的最低点。自从去年11月17日第一次“黄甲”战役爆发以来,每周六都要举行一次。有许多严重的暴力打鼾事件,以及警察和游行队伍之间的激烈冲突。

面对“黄背心”暴力示威,法国政府保持强硬立场。首先,加强立法,引入《反暴力游行法》,禁止蒙面示威,加强对示威者的搜查,划定禁区。例如,法国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反暴力法案”,旨在防止游行中的暴力行为,并在2月份惩罚肇事者。该法案授权警方在游行和周边地区寻找行李和车辆权利,并允许地方政府“在有足够理由相信某些人的行为对公共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前提下,这些人被禁止参加示威游行。该法案还规定,在示威游行中,“故意或部分遮掩脸部,企图在破坏公共秩序后未被承认”将面临最多一年的监禁和15,000欧元(约合人民币115,000元)的罚款。此外,法国政府还宣布了其他措施,包括给予警方更大的现场自治权,使用无人机和视频设备识别暴力犯罪者,并对未申报的示威活动处以罚款。

在“黄背心”的暴力示威中,警方依法逮捕了大量暴力分子。根据法国内政部发布的数据,自“黄马”运动发起以来,警方已逮捕了数万人。

法国警察的立场很艰难,但在处理暴力示威时,尽量保持克制以防止血腥冲突和伤亡。在法国警察处理冲突的几个月中,虽然使用了警察装甲车,防御性轰炸机和催泪瓦斯,但他们没有使示威者直接与警察发生冲突而死亡。只有少数示威者挡住了道路。我在车祸中丧生。为了鼓励警察的士气,法国政府一直在努力通过这种态度,另一方面又全额支付了工资补贴。据报道,法国警方派出警察处理游行,这是基于每小时计算的加班费,并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稳定士气的作用。

英国:加大警力,加快判断力度

2011年8月4日,伦敦托特纳姆地区的一名警察开枪打死了一名年轻男子。当地人民于8月6日抗议。那天晚上,示威活动变成了骚乱,在短短几天内蔓延到伦敦,并蔓延到曼彻斯特,伯明翰,利物浦,布里斯托尔和利兹等城市。在10日局势消退之前,连续四天纵火和抢劫导致5人死亡,4,000多名暴徒被捕。

在骚乱爆发期间,英国首相戴维卡梅伦在唐宁街表示,英国需要增加警力,需要更强有力的回应,让这些罪犯“感受到法律的力量”。据报道,为了迅速稳定局势,英国政府已在相关地区部署了大量防暴警察。仅伦敦部署的警察人数就超过16,000人,共逮捕了约4,000名嫌犯。当时,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表示,伦敦警方遍布街头,有能力迅速搬出并迅速镇压暴力出现的时间。

负责调查今年骚乱的侦察警长克里斯托弗格里尼说,警察成立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通过识别,搜查和搜查,逮捕数千小时的录像和逮捕并逮捕参与骚乱的人员。调查和逮捕持续了几个月。

1976年至1991年为香港警务处工作的英国人安迪库尔德瑞克说,如果警察不使用这项法律,那就意味着骚乱会变得无能为力。必须逮捕向警察投掷砖块并投掷汽油弹的暴力分子并将其绳之以法。

香港警方保持冷静和克制

李明成说,香港警方在处理骚乱时保持了最大的冷静,理智和克制,只用最低的力量对付他们。在美国,如果示威者殴打警察,警察将立即发出警告,以立即停止伤害并保护公众和警察的生命。如果示威者使用砖块和其他工具来粉碎警察,他们将被视为重罪。他希望香港的情况尽快稳定下来。我相信香港警方可以维持香港的法治和社会和平。

莫虎认为,香港的示威活动完全偏离了和平的轨道,香港警方已经实行极端克制。他认为,警察也应该更加严谨,使用更多元化的手段,保持底线,而不是让局势失控。他说有很多人对社会不满意,他们忙于游行。如果警察保持克制,他们将“安置老虎”。事实上,如果警察逮捕了1000人,其他9,000人将立即消失。

李昌洙说,香港警方做得很好。香港警方可以在以下方面进行更多培训:1。情报收集;二,形势决策;第三,暴徒的孤立和分散。 (参加记者:谭晶晶,黄恒,高璐,常远,杨世龙,应强,徐永春,金晶,桂涛,孙晓玲,刘思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