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吴寺传说|开山祖师了空墓葬之谜

国际新闻 浏览(1305)

  因图片下载文字不便,经修改重发,各位友人可忽略。

  了空住持开通大吴寺南北通道;日空大师搭线给皇帝娘娘诊病。前者莲花石上镌刻清晰可考;后者悬丝诊脉名闻天下。

  一位开山禅师了空(真四),一位行走神医日空(真五)。几百年来,二位高僧墓葬既有神奇的传说,同时留下了许多未解的谜。

  大吴寺选址于钟形钟口,神医日空的墓就在寺后凤形。从风水学角度来说,这贴在钟形腰段的展翅金凤的确是风水宝地。只可惜,青楼一位徐布政,于公元一五九六年正月,因大雪受阻,把安葬了二百年的神医日空禅师坐缸取出,于正穴葬下他父亲,禅师迁葬于下。

  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徐布政父亲墓葬竟被人撬开,一棺水银被舀尽,宝没寻得半个,只有一块绸缎,一堆碎碗片。黄金枯骨摆于土面多年,石碑搭桥,拜台石块也被抬走部分。七十年代中期,当地人怜其惨状,又恢复了徐布政父亲墓葬。

  我两次上大吴寺,后又接触几位老人,经打听,都不知开山祖师了空墓葬在什么地方。据他们说,大吴寺门口也即那明塘后|有和尚坟,还有许多户住房周围也有和尚坟,但没有石碑更没有宝塔。

  《杨氏宗谱》载:真五公圆寂于大吴寺后山,残塔尚存,塔顶被毁,字迹难辨。真四公圆寂何所,吾辈无据可究无处可寻。谨值续谱之契机,为真四公特塑金(荆)身,设招摄。于公元二零一一年辛卯八月二十三日午时,安葬于真五公墓东,内金丑未,坟茔申山寅向,两公共冢合墓,并砌旷筑台,前立舍利塔,后嵌墓I铭,聊慰二公在佛之灵。诗日:龙山凤水随佛缘,日月星辰伴祖眠。钟罄一声尘不动,梵王宫后拜金山。余万裔士夙愿了,七百春秋梦已圆。公且不介凡尘事,但愿弘农后裔贤。太大公二十三代裔中立谨识。

  由此可知,开山了空住持墓葬到现在还是个谜。

  说来机缘巧合。我游厉龙潭万涧,万涧因处皖公山(天柱山)东北,原称皖涧,这里聚集了杨氏迁潜五世祖真一公后裔。我有幸与杨氏宗亲理事会会长杨积胜先生相会,并翻阅《杨氏宗谱》卷首及卷末,摘录部分文史资料。其中相关内容引起我的注意,我告诉他,就在大吴寺隔岗的杨泗村徐花屋老屋对面,有三棺和尚坟,均有石头宝塔,其中中间一塔枋棰形石面上镌刻“住持宝塔”字样,宝塔石料与大吴寺寺后日空宝塔石料相同,我并转发《和尚坟》一文与他,他详细阅读后大为震惊,他心念一动说:“这极有可能是开山祖师真四公了空的墓葬。”

  后来某日相约,杨积胜与老支书一道拜访杨泗村和尚坟,我抽空陪同前往。经过几个田埂,三棺和尚坟就在眼前,他们拍下照片,唏嘘不已。这三个宝塔大体相似,中间一塔稍高稍粗,最为奇怪的是,宝塔后侧开有一圆形孔,这个孔正好对应于底座正六边形石板中间圆孔。我告诉他们,这个孔洞我探测过有三丈深。徐花屋的人,也不知丢下过多少石头。

  据花屋当地长辈传说,1949年以前,大吴寺僧人每年前来拜祭,都说和尚坟葬的是大吴寺的得道高僧。

  “住持宝塔”底座的深孔说明什么?高僧坐缸是在塔的后面还是洞下?我拜访过三祖寺几位高龄的僧人,他们对此无解。

  我们分析好久,找不出根由来证明“住持宝塔”就是了空大师的墓葬,这个谜还有待于进一步考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