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回忆,也是一个时代的心灵成长路。

国际新闻 浏览(1876)

13: 22: 40毛河西

1564712971533019800.jpg

再次重访《半生为人》,它再次给我带来了深刻的触动,记得当我第一次阅读《半生为人》时,正是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这也是整个大学四年来最困惑的时候。这时,菜园的朋友推荐我看《半生为人》。

当徐晓在文革中后期会面时,他说:“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是最混乱的。我不知道我在哪个社会;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喜欢;我渴望改变,我不知道如何改变,我能改变,成为我充满激情,但对未来一无所知。“

就像我读到这一段一样,突然,就像一记耳光,心中所有的挣扎,困难和不安似乎都被理解,慢慢愈合。感觉就像斯通纳正在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一样,斯隆教授告诉斯通纳,莎士比亚正在和你谈三百年。

此刻,我能感觉到写这篇文章的徐晓正在和我说话。她笔下提到的未来的混乱和渴望改变的心态是我的内心状态。

但徐晓不是一个抛出问题的人。她深深地理解她的困惑和焦虑,她可以用真诚和冷静面对它。她说,人的心脏只是一个笼子。每一个思想,每一种情感,每一种本能的冲动就像一个怪物,彼此纠缠在一起,相互碰撞,互相折磨。你向西逃去,你向左边撞,但你看不出出路。你的心是一个笼子,你心中的东西是被困的野兽,没有人可以救你,你是你自己的囚犯,你自己的结果。

徐晓说你是自己的结果。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拯救自己。因此,在我大四的最艰难时期,徐晓完全救了我,“我们是我们自己的笼子和被困的野兽”,明白这一点,虽然各种各样的思想和情感仍然是左右。突然间,我学会了接受冲突和不安。一旦被接受,这是与你自己的解决方案。

在过去的两天里,当我再次重读这本书时,我的心不再困惑和不安,但我还是被徐小树的人物所感动。徐晓一起创办了《今天》杂志的朋友,他们形成了一个理想主义的80年代,他们之间的友谊和内心总是让我无限。

读者天堂:

虽然很难,但每个人都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神圣的。晚上,我们将去Zhaonan的家庭聚会。无论他们是否满足,他们都可以阅读自己的小说和剧本。有时我读着名书。我读了叶普图神和帕斯的诗,我知道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名字,因为她《琴声如诉》我很佩服她。 “

如果有一个天堂,那么对我来说,徐晓提到的场景是我理想天堂的理想。一群热爱文学的朋友,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一起阅读诗歌小说,共同创作,探索未知的文学之旅。

这样一个文学交流的场景遍布整本书。当徐晓和周玉英结婚时,他们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房间很小,但房子从未遗弃过。人们经常来到门口。有些人在晚上12点来敲门。最让人的是E Fuming。史铁生当时也是常客。

一个碗,偶尔加六美分,一个大火,他们有时候有一个宽阔的天空,国家事务,一切,一切都被谈论,有时很少的话,有价值的“万物都不言”默契。

这让我想起战争和革命中的四南联合国。当时,日本轰炸昆明的大会图书馆也遭到轰炸,所以吴昊在日记中写道:“下午7点到9点到图书馆外的学校大楼,坐下来,在《文学与人生理想》]“。

当作品非常困难时,读者对当时知识的渴望空前热烈。如今,追求知识已成为一首天鹅之歌。因此,在中华民国和20世纪80年代学习的气氛总是让我无限着迷。

但所有这些理想的存在只是书中的一个横截面,更多的是历史品牌所经历的荒谬和痛苦。很多时候读这本书不禁让人感到沮丧,并会为书中的人物感到难过和悲伤。但徐晓已经删除了这些残酷和血腥的细节。正如徐晓自己所说:“唯一没有被删除的是从故事中走出来的人,因为这个很尴尬,但充满了温暖。”

这是人们走出故事,他们的温暖,深深感动了我,因为徐晓,因为《半生为人》,因为《今天》杂志的创作,这群理想主义者,他们的内心赤城和爱情文学影响我们。就像《今天》影响整个20世纪80年代一样,创立《今天》杂志的团体今天仍然影响着我们。

1564712971533019800.jpg

再次重访《半生为人》,它再次给我带来了深刻的触动,记得当我第一次阅读《半生为人》时,正是大学即将毕业的时候。这也是整个大学四年来最困惑的时候。这时,菜园的朋友推荐我看《半生为人》。

当徐晓在文革中后期会面时,他说:“回想起来,那段时间是最混乱的。我不知道我在哪个社会;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喜欢;我渴望改变,我不知道如何改变,我能改变,成为我充满激情,但对未来一无所知。“

就像我读到这一段一样,突然,就像一记耳光,心中所有的挣扎,困难和不安似乎都被理解,慢慢愈合。感觉就像斯通纳正在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一样,斯隆教授告诉斯通纳,莎士比亚正在和你谈三百年。

此刻,我能感觉到写这篇文章的徐晓正在和我说话。她笔下提到的未来的混乱和渴望改变的心态是我的内心状态。

但徐晓不是一个抛出问题的人。她深深地理解她的困惑和焦虑,她可以用真诚和冷静面对它。她说,人的心脏只是一个笼子。每一个思想,每一种情感,每一种本能的冲动就像一个怪物,彼此纠缠在一起,相互碰撞,互相折磨。你向西逃去,你向左边撞,但你看不出出路。你的心是一个笼子,你心中的东西是被困的野兽,没有人可以救你,你是你自己的囚犯,你自己的结果。

徐晓说你是自己的结果。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拯救自己。因此,在我大四的最艰难时期,徐晓完全救了我,“我们是我们自己的笼子和被困的野兽”,明白这一点,虽然各种各样的思想和情感仍然是左右。突然间,我学会了接受冲突和不安。一旦被接受,这是与你自己的解决方案。

在过去的两天里,当我再次重读这本书时,我的心不再困惑和不安,但我还是被徐小树的人物所感动。徐晓一起创办了《今天》杂志的朋友,他们形成了一个理想主义的80年代,他们之间的友谊和内心总是让我无限。

读者天堂:

虽然很难,但每个人都觉得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是神圣的。晚上,我们将去Zhaonan的家庭聚会。无论他们是否满足,他们都可以阅读自己的小说和剧本。有时我读着名书。我读了叶普图神和帕斯的诗,我知道玛格丽特杜拉斯的名字,因为她《琴声如诉》我很佩服她。 “

如果有一个天堂,那么对我来说,徐晓提到的场景是我理想天堂的理想。一群热爱文学的朋友,一起做自己喜欢的事,一起阅读诗歌小说,共同创作,探索未知的文学之旅。

这样一个文学交流的场景遍布整本书。当徐晓和周玉英结婚时,他们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房间很小,但房子从未遗弃过。人们经常来到门口。有些人在晚上12点来敲门。最让人的是E Fuming。史铁生当时也是常客。

一个碗,偶尔加六美分,一个大火,他们有时候有一个宽阔的天空,国家事务,一切,一切都被谈论,有时很少的话,有价值的“万物都不言”默契。

这让我想起战争和革命中的四南联合国。当时,日本轰炸昆明的大会图书馆也遭到轰炸,所以吴昊在日记中写道:“下午7点到9点到图书馆外的学校大楼,坐下来,在《文学与人生理想》]“。

当作品非常困难时,读者对当时知识的渴望空前热烈。如今,追求知识已成为一首天鹅之歌。因此,在中华民国和20世纪80年代学习的气氛总是让我无限着迷。

但所有这些理想的存在只是书中的一个横截面,更多的是历史品牌所经历的荒谬和痛苦。很多时候读这本书不禁让人感到沮丧,并会为书中的人物感到难过和悲伤。但徐晓已经删除了这些残酷和血腥的细节。正如徐晓自己所说:“唯一没有被删除的是从故事中走出来的人,因为这个很尴尬,但充满了温暖。”

这是人们走出故事,他们的温暖,深深感动了我,因为徐晓,因为《半生为人》,因为《今天》杂志的创作,这群理想主义者,他们的内心赤城和爱情文学影响我们。就像《今天》影响整个20世纪80年代一样,创立《今天》杂志的团体今天仍然影响着我们。